• <tr id='18613'><strong id='3852c'></strong><small id='9bc47'></small><button id='e965c'></button><li id='09882'><noscript id='1a856'><big id='2c9e9'></big><dt id='ad80d'></dt></noscript></li></tr><ol id='95656'><option id='58271'><table id='e3536'><blockquote id='38948'><tbody id='e045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9e24'></u><kbd id='ad259'><kbd id='c3fb0'></kbd></kbd>

    <code id='4b98e'><strong id='0a1ea'></strong></code>

    <fieldset id='edf83'></fieldset>
          <span id='d6489'></span>

              <ins id='82d76'></ins>
              <acronym id='0a201'><em id='23457'></em><td id='a0bc5'><div id='20f03'></div></td></acronym><address id='9aeca'><big id='5d8ba'><big id='598c6'></big><legend id='7ac09'></legend></big></address>

              <i id='78eb1'><div id='31683'><ins id='411c3'></ins></div></i>
              <i id='7221e'></i>
            1. <dl id='cc8bd'></dl>
              1. <blockquote id='29a5b'><q id='432ca'><noscript id='f3020'></noscript><dt id='05dd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a55f'><i id='fd97c'></i>
                微信公众号手机站
                试运行

                地矿文化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文艺天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地矿文化>>文艺天地

                忆山东兄弟
                来源:管理员     所属分类:文艺天地     阅读次数:454     发布时间:2019-07-01

                    已经过去3年了,可是我依然会时不时地想起,尤其每次野外上山作业时,看到山顶上留下的那一块空地,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3顶帐篷来……

                    那是我负责编录的一口钻孔,打钻的是一帮山东人,他们一共14人,在盛夏的时候到来,来年春暖花开的季节离去,跟他们相处的那一段时间,我才真正了解到他们是怎样的人。
                 
                    钻孔施工平台是在一个距离山顶大约一里路远的阴面坡,山顶处刚好有一片杂草丛生的平地,他们到来之后迅速的平整好山顶的那一片空地,扎好3顶军绿色帐篷,一顶用来当做厨房,其他两顶作为卧室。因离山脚的村庄较远且高,他们只能选择住在山顶上,而住在山顶上意味着条件要艰苦得多,吃水、用电、粮食、生产工具都是问题,但他们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得把这些问题都克服了。
                 
                    安顿下来之后,他们最开始吃水是从山脚下的村庄用车装着大桶子拉上来的。不过吃几天就没水了很不方便,在钻机设备装好之后,钻机也需要水来工作。于是他们铺设了几千米长的水管到临近的沟谷,中途还建了三级泵站,钻机通过柴油机运转起来后,带动一个发电机供电,这样就把水抽上来了,再把电和水分担一部分供应到山顶的帐篷,这样基本的水电问题就解决了。不过这并非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过程是相当的艰苦。
                 
                    所有设备先拉到山顶来,再转运下去,铺设管道时,一盘盘厚重的水管足有百斤重,他们两个人一组,刚好用打钻的钻杆前后搭在肩膀上,喊一声号子就把水管挑起来走了,一路往下转运并非那么顺利,坡又陡,又没路,穿越茂密的树林,前面的人压的直不起腰,后面的人使不上力气也直不起腰,四腿在瑟瑟发抖,额头上的冷汗直冒,稍不留神脚下一滑就会掉进陡峭的沟谷,他们两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仿佛抬着的是他们所有的身家性命,走得异常的缓慢,仿佛时间在那一刻都静止了。他们似攀岩却不时一手抓住树往下走,他们似下楼梯却倾斜着身躯往上走,一片从被触碰到的树上掉落下来的树叶,仿佛掩藏住了一场惊心动魄。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搬个水管亦是如此了,更何况是笨重的钻机,场面自行脑补吧,那震撼人心的场景绝对给人心灵上猛烈一击,可待在温室里的花朵却是永远也体会不了那大自然下犹如野草般顽强的意志。生命只会在重压之下越发坚韧,自强不息!
                 
                    钻机正常运转后,我每隔三五天上去编录一次,刚开始编录的时候要下到钻机平台,那里地方特别小很难一次多摆几箱岩芯查看。他们班长看到我的窘状就对我说下次我来,他们就把岩芯抬到上面帐篷处,那里地方较为宽敞方便。等我第二次去编录时,果真岩芯箱子都整齐码在帐篷前面,他们见我到了,休息的人就出来帮我抬岩芯箱平摆在地上,根本不用我动手去抬,一箱岩芯也要六七十斤重,他们不厌其烦的帮我抬来抬去,我挺不好意思,他们钻孔施工三班倒,人歇机不休,也很不容易的,其中有个爱笑的年轻人告诉我不必不好意思,干他们这一行就是这样的,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去,话语中透着乐观与豁达。有时编录时间长了到了饭点,他们就非得喊我跟我们的司机师傅吃个便饭,山上条件极为简陋,吃饭极为粗糙,但他们毫不在意这些,我和司机师傅感怀人家的好意也不好推辞。
                 
                    严冬到了,山顶上早已成一片雪白,他们却依旧在施工,水管已不能满足满量的抽水,沟谷的水严重缺乏,要等上几个小时才能抽一次,而且还要把握好防止水管结冻,一旦冻住就坏了,施工没法继续,吃饭也会成为问题。有一次一段水管就给冻破了,他们马上组织换修,5天才修好,那几天他们吃水就是把雪融化了吃的。有一次钻机坏了,也维修了好几天,适逢严寒的冬天,发不了电,晚上无法取暖,那几夜他们裹着大衣压紧被子也无法入眠。
                 
                    漫长的施工日期,临近过年了他们也无法早点回去和家人团聚,施工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复杂的地质条件,钻孔打得越深问题越多,中途就出过好几次事故,有一次事故就整整处理了一个月,处理事故就意味着他们成本增加,时间延迟。但他们没有皱半点眉头,硬着头皮把困难一次次的解决了,真的很佩服他们这种实干精神,遇事不慌,迎难而上,敢于面对一切困苦艰难。
                 
                    过了年他们很早就过来了,继续施工未完成的钻孔工作,这次施工很顺利,没过几日就整个上千米的钻孔彻底结束了。等我们地质上验收完钻孔后,他们就拆卸机器先是搬到山脚下村庄放着,再转大卡车拉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们要回去了,跟他们接触的那段时间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使我获益匪浅。虽然我们文化水平不同,但不能因为这个就看不到他们身上优秀的品质,也不能拒绝向他们学习。
                 
                    他们走后,留给我很多启迪,面对生活的态度让我深思良久。是啊,人不能因为贫困而限制想象,也不能因为郁郁不得志而怨天尤人,更不能因为环境而怯怯生畏。人应当脚踏实际,勤勤恳恳,怀着一颗良善的心面对这一切。
                 
                    生活,本来就是一半汗水,一半泪水。也是一本励志的冒险故事。

                ↑上一篇:第一篇
                ↓下一篇:地质情 中国梦